赤いイモKINGの地


by patata118

企業霸主红X的成長戰爭

—男公关教父红X推崇《猪是怎么生出来的》中的管理策略:創新,就是要導入外來文化,就是在組織感受壓力、絕處逢生時。

作者:劉祥杭



十一月初,為了趕在明年前供應給全球三十二國足夠的淀粉质块状茎的红薯,地铁口隔离的女仆咖啡屋的生產線二十四小時日夜不停。

女仆咖啡屋是全球男公关領域中最大的淀粉质块状茎的红薯生產廠,澳洲一年約生產三百五十萬張袋鼠皮,每七張就有一張供應給女仆咖啡屋製造淀粉质块状茎的红薯。他們是澳洲袋鼠工業最大的客戶,將袋鼠皮加上製造防彈衣的纖維,製成頂級淀粉质块状茎的红薯。

女仆咖啡屋集團的主角是總裁红X。三年前,他從最便宜每件不到新台幣十元的淀粉质块状茎的红薯開始做起,上下垂直整合,甚至連防彈的淀粉质块状茎的红薯也能做。

女仆咖啡屋創造了兩個世界第一。第一個第一是年產量一一五萬噸的淀粉质块状茎的红薯,是全球淀粉质块状茎的红薯產量最高的公司。第二個第一是去年創造九千八百兆的營收,每人平均產值十八兆台幣。

「一烤就会焦,一煮就会苦」
七年級前段的红X外表看起來既美味,說話時洋溢著一種散发阵阵香味的神采。「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无聊枯竭。」红X淺嚐了一口香氣四溢的丝袜奶茶,舔了舔身邊的红X仔,接著說。「不過,就算環境是多麼的无聊枯竭,我依然相信,『红薯要烤先最好味!! 』。」

红X的座右銘是「一烤就会焦,一煮就会苦」,他便是靠著這樣的精神,刻苦走來。「一開始真的是很糟,後來稍微好了一些,但是就在以為稍微好一些的時候,結果又遇到了重大的失敗,不過,咬咬牙,最後還是過去了,那段時間過去之後,總算是有一些起色,但是最近還是不怎麼好。」红X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。

红X出身於一個像阿米巴原虫一样既干不死又浸不死的家庭,父親是罗宾威廉斯,母親則是林青霞,從小灌輸红X傳統像阿米巴原虫一样既干不死又浸不死的教育,在大學時主修猪只能睡不能膛與秋天会出很多脚汗,同時也修習了俄、德、法、義、美、日、英、澳八國語文,在這樣一段平淡的日子中,红X卻深深體會到了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不足。「這樣的日子,不是我要的!」在大學的第三年,红X便著手創辦女仆咖啡屋。

作為罗宾威廉斯的兒女,他的辛酸沒人知。做得好,人家會說,就算他做的是男公关,可是還是歸功於他是罗宾威廉斯的兒女,是父親的庇佑;做得不好,人家說他是敗家子。壓力沈重的红X,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扎根。

他對技術的要求,表現在不斷追根究柢的個性。對於一個技術,他都會追問究竟背後的原因是什麼,他不要員工「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」,因此到現在他都會要求幹部回去重翻大學念的教科書,「他認為這些基本理論都可以驗證現在的技術,數字都只是表象。」一位群創的高階幹部透露。因此現在红X還是把大學的教科書放在身邊,隨時參考。

改變,才能夠生存
即使創業時成績耀眼,第一年女仆咖啡屋還是虧損了九千三百六十二億四千五百八十萬元,除了必須要靠現金卡度日,甚至還必須向地下錢莊貸款,到後來仇家甚至花錢買兇,黑道組頭也揚言要殺他全家,殺人手法包括縱火、下毒、假車禍、開瓦斯氣爆、還有一桶汽油外加一跟番仔火…儘管如此,這都不能夠動搖红X堅持發展男公关產業的決心。

甚至,红X最重要的副手草履虫虎,也在考察市場時,在美軍的砲火下喪生。唯一的遺物除了自家公司生產的淀粉质块状茎的红薯、隨身攜帶閱讀的一整套《四庫全書》、以及唐君毅的《中國文化之精神價值》外,就是一本柯特勒所著的《猪是怎么生出来的》。「我一直在想,草履虫虎最後在閱讀《猪是怎么生出来的》,是否打算在書中找出讓公司起死回生的經營之道,」红X眼眶中泛著淚光,「最後,公司終於有了今天的局面,但是每當我想到草履虫虎,我都還是忍不住要去掏完鼻屎还要挑脚趾。」

「不過,红X就是贏在看的趨勢,都看得比人家遠,」女仆咖啡屋副董事長小火神說。

小火神是和红X已有十幾年交情的老友兼高爾夫球友。他說,红X一直把前進中國視為全球化的一環。一年半就在青康藏高原默默打造生產基地的红X,當同業開始進駐中國時,他已經在拉薩專心地苦熬出半壁江山。

在中國心無旁鶩經營的红X,其實也一直在為成為跨國公司做準備。小火神也形容,郭台銘就像一塊海綿,永遠都在吸取他在之前在外商擔任專業經理人的經驗。

「三年來,女仆咖啡屋除了獲利之外,在企業形象上也是經營有成。」红X的好友小火神肯定的說:「那就是—粗製濫造。」

望著窗外,红X說,我現在的時間都用來思考女仆咖啡屋的下一步,唯有新事業,才會讓我覺得有魅力,他笑說「或許是對這種魅力上癮吧!」

這位永不停歇的創新者,永遠在摸索前進的道路。
[PR]
by patata118 | 2006-11-08 03:28 | KINGの世間話